图片 5

常州市技术创新网

Posted by

石墨烯作为一种新型二维纳米材料,因其优异性能成为发达国家竞相布局的焦点。在资本界、学术界、媒体界热情高涨、专利井喷、应用产品百花齐放之际,市场规模化应用却频频遇冷。我国石墨产业化之路究竟还有多远?市场呈现何种态势?下一步石墨烯企业如何生存和发展?带着这些问题,中经社分析师专访了常州第六元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瞿研先生。

图片 1

石墨烯市场前景向好 终端应用取得初步成效

常州石墨烯小镇一角 摄影:黄芳芳

石墨烯导电性比铜或银等长点导线材料更高、导热性比铜强13倍、强度为钢铁的200倍、抗菌性达99.99%等,是目前人类发现的最薄、强度最大、导电导热性能最强的一种新型纳米材料。

江苏省常州市是中国石墨烯产业发源地之一。从常州市武进区西太湖科技产业园驱车向北,抵达石墨烯小镇不过10分钟。路两旁新栽的樟树则四季常青,不像市树广玉兰每到冬季会变得光秃。从2011年至今,常州的石墨烯产业之路历经8年之久,未来它能否如樟树一样四季常青呢?

石墨烯具备如此多的优势,有望驱动未来产品创新。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都已认识到石墨烯的战略地位,陆续推出石墨烯产业相关的计划和利好政策。在利好政策的指引下,2013年开始,我国石墨烯专利申请量逐步提升,石墨烯企业数量快速增长,上市公司掀起石墨烯投资热潮。

“明知山有虎”

然而,2016年开始,石墨烯相关上市公司却不断爆出估值过高、利润达不到预期等负面消息,新三板中已挂牌上市的几家中小石墨烯公司,更是陷入了连年亏损的窘迫境地。

常州市技术创新网。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先发地区,常州是“苏南模式”发源地之一,以良好的工业基础而有“工业明星城市”的美誉。据资料显示,20世纪80年代初,常州通过产业集群模式,打造了柴油机及手扶拖拉机、灯芯绒、卡其布、花布、化纤、收音机、塑料、玻璃钢、自行车等“九条龙”产业链条,拥有100多个处于领先地位的优质工业产品。时光飞逝,日新月异。有着良好工业基础的常州一直在谋求新兴产业之路。

类似于“石墨烯市场已经破灭”的质疑之声逐步蔓延。

不过,石墨烯在落地常州前,相关人士预判石墨烯产业化是一件遥遥无期的事。

对此,瞿研表示,发展石墨烯的意义依然重大。材料是未来实体经济升级的最原生动力。在所有材料中,石墨烯称得上“明珠中的明珠”,其各方面的优越性能,可以应用到国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推动产业更新换代。他认为,事实上,从2017年开始,石墨烯市场正在规范化,一些炒作公司逐步销声匿迹。目前留存下来的,是一些真正踏实做石墨烯的企业。

2011年,时任常州市委书记范燕青在参加清华百年校庆活动时,偶遇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原院长冯冠平。范燕青对石墨烯兴趣颇浓,向其询问石墨烯的情况,冯冠平回应道:“石墨烯是一个好材料,但仍在实验室阶段,产业化可能需要7-8年甚至更长时间。”尽管如此,范燕青仍然表示常州愿意培育这类新兴产业。随后,常州吸纳了冯冠平推荐的两个石墨烯创业团队。

瞿研说,任何有价值事情的发展都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螺旋式上升并伴随着杂音的。不仅石墨烯,过去的光伏、纳米等产业都伴随着很多杂音。当前,我国国民科技素养还不够高、科技普及体系尚不完善,无法甄别是个别概念炒作还是产业真正在发展。

“这两个团队只有‘脑子’,没有票子,没有房子,更没有其他创业条件。当时,为了帮助这两个团队专心推进石墨烯的研发和产业化,常州专门成立了江南石墨烯研究院为这两个团队提供公共配套服务,并利用常州‘龙城英才’计划等政策提供一系列政府扶持,同时还成功推荐了社会风投、创投机构为其提供创业资金。”江南石墨烯研究院院长、常州西太湖科技产业园管委会副主任张铭向《经济》记者讲述当年二维碳素和第六元素两家企业“落户”西太湖科技产业园的缘起。

在此情况下,部分企业或个人极有可能利用这些炒作获得利益。但清者自清,随着产业发展,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10月,华为发布了旗下迄今最先进的一款手机Mate
20 X,Mate 20
X在手机领域首次应用石墨烯,等效导热能力是纯铜膜的2.8倍。瞿研认为,世界500强首次在公开场合宣布应用石墨烯相关技术,表明石墨烯在终端应用市场已取得初步成效。

图片 2

企业应保持战略定力 踏踏实实做技术做产品

江南石墨烯研究院院长、常州西太湖科技产业园管委会副主任张铭 摄影:黄芳芳

当前,中国石墨烯产业仍然面临很多挑战,和国外最大的区别就是“虚火很旺”,踏踏实实做研发、做产品的公司比较少,大量的石墨烯公司尤其是小公司炒作的氛围比较重,市场鱼龙混杂,引发外界对石墨烯市场、石墨烯企业的信任危机。瞿研认为,对于石墨烯企业来说,“市场的质疑”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在机遇和挑战的风口,保持战略定力尤为重要。

“当年我到常州,曾有人说石墨烯离产业化很遥远,建议政府不要投了。当时范燕青书记却说:‘产业升级不要说是8年、10年的事情,就是20年-50年能做好也实属不易,政府不做长期投资,谁来做?’”江苏省石墨烯创新中心总经理、常州第六元素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瞿研向《经济》记者回忆当年的情景。“中国中小企业居多,无力支撑长期性产业的发展。江苏省是集体经济和苏南模式的发源地,政府在战略新兴产业的引导上起了很大作用。”

“将来,石墨烯在半导体电子器件、复合材料和生命科学三个领域的应用,可能会彻底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不过,他同时提到,这些应用领域都不是三五年、甚至十年能攻克的事情。我国石墨烯企业务必放平心态,保持定力,不被杂音干扰,持续做研发、做产品,就像华为一样,十年八年之后,自然会形成足够的竞争力。

图片 3

政府也要有战略定力,坚定信心,保持政策的一致性和稳定性。发展一个产业尤其是新兴产业,好比“逆坡堆球”,只有坚持推到一个平台,才能歇一歇,否则,一放手就会滚回最原点。

江苏省石墨烯创新中心总经理、常州第六元素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瞿研
摄影:黄芳芳

集聚产业生态 扩大常州石墨烯产业先发优势

2012年初,时任中央组织部部长、江苏省原省委书记李源潮调研西太湖时,建议这里建一座以集聚高科技企业为目标的科技新城。此后,经过多轮研讨,常州市和武进区两级政府提出了建设常州西太湖科技产业园的设想,并将园区的特色产业定位为先进碳材料产业,它包括石墨烯、碳纤维、碳纳米管、人造金刚石等,旨在打造一个与美国硅谷相媲美的“东方碳谷”。

瞿研认为,石墨烯等新材料产业是周期性非常长的产业,需要政府强有力的手来引导和支持。但政府在支持产业尤其是企业发展的过程中,要有策略,在浪潮来临之际不能给企业“救生圈”,也不能让企业“淹死”,而是要教会企业如何“游泳”。

2013年是令张铭记忆犹新的一年。二维碳素和第六元素分别做出了石墨烯产业化中试线,前者是全球首条年产3万平方米的石墨烯透明导电薄膜生产线,后者是全球首条年产100吨的石墨烯粉体生产线。因为当时全球在规模化制备石墨烯方面还都在摸索阶段,但是规模化制备的问题,常州率先给出了解决方案。

“完善产业生态”就是让企业学会“游泳”的最核心要素。

此后,常州西太湖科技产业园围绕碳材料产业规划进行产业招商,大量集聚以石墨烯为代表的先进碳材料产业项目。到2018年底,园区引进了各类石墨烯相关企业150多家,形成了覆盖制造装备、原材料制备和下游应用于一体的较为完善的产业链。

常州是石墨烯产业先行区之一。早在2011年,武进区就创全国之先布局石墨烯,历经积累,石墨烯已经成为常州的地标名片,并赢得了“中国石墨烯看江苏,江苏石墨烯看常州”的美誉。

“2013年-2014年,我们重点招引不同制备方法制备石墨烯原材料的团队,引进了包括二维碳素、第六元素、碳世纪、墨之萃、国成科技和瑞丰特科技等6家原材料制备工厂,它们的原材料制备方法齐全。当时石墨烯价值2000元/克,我告诫大家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没有人会把钻石当作工业材料。2014年后,随着石墨烯原材料制备更加成熟,我们进一步围绕石墨烯应用引进项目,涉及涂料、电缆、加热、散热、环保、生物、能源等领域,产品种类多达上百种,形成了一个十分丰富的石墨烯应用圈,也给石墨烯带来了令人期待的市场空间。”张铭表示。

常州第六元素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常州最早专业从事石墨烯及其他新材料研发、生产、经营的高科技企业之一,2011年底,第六元素团队就开始了石墨烯的产业化宏量制备。

石墨烯发展热潮

近年来,常州正持续扩大石墨烯产业的先行优势,加速构建以江南石墨烯研究院为核心平台的包括“产业+技术+金融”的一整套的孵化和培育体系。2017年5月,武进石墨烯小镇成功入选江苏首批25家省级创建特色小镇名单,将打造小而特、精而美、聚而合、新而活的小镇,致力于营造一流的产业生态。常州石墨烯产业开始进入集群式、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2014年12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江苏省产业技术研究院,江南石墨烯研究院名誉院长冯冠平教授向习近平总书记汇报常州石墨烯产业情况。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石墨烯产业前景广阔,希望大家继续在石墨烯应用领域进行更广泛探索。2015年12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参观曼彻斯特大学国家石墨烯研究院提出,中英在石墨烯研究领域完全可以实现“强强联合”。

“在石墨烯应用领域,常州企业目前走在前面,但竞争激烈如逆水行舟,不断完善产业生态、开拓石墨烯发展的更多可能,应该是常州乃至全国石墨烯行业的自觉与共识。”
瞿研说。

2013年-2015年,石墨烯成了资本界和科技界关注的焦点。举例来说,2015年8月上市公司德尔未来发布了拟用于投资含石墨烯超级锂电池项目的定增预案。不到三个月,其股价从11元飙升至24元,涨幅超过120%。这只是石墨烯概念股的一个缩影。

科技界也为石墨烯而疯狂,“原来做碳材料的科研人员很多都转做石墨烯了。”张铭感叹道。“2015年是石墨烯最热的时候,我一天要接待三、四拨媒体。”新三板上市企业二维碳素董事长金虎回忆道。

图片 4

二维碳素董事长金虎 摄影:黄芳芳

2014年,常州市也加大了对石墨烯产业的支持,武进区出台了三年2亿元的专项扶持计划,重点支持江南石墨烯研究院建设、石墨烯人才团队落户和石墨烯下游应用等方面,同时集聚了总规模20亿元的各类风投、创投基金在常州石墨烯科技产业园内。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掀起了石墨烯产业的发展热潮,很快就覆盖到全国30多个省市,形成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多个石墨烯产业发展区域,石墨烯企业、人才资源分布在全国各地。

“石墨烯热主要是资本热,但实际上政府和技术人员的头脑还是冷静的。但是资本热也不全是坏事,客观上将石墨烯知识进行了普及,也让人认识了石墨烯的价值,为石墨烯产业发展起到了一定的推波助澜作用。但是光是热还不行,产业的发展需要遵循固有的规律,做产业的人还是要扎扎实实地沉下去将石墨烯材料做得更好,应用得更好,才能真正推动石墨烯产业的健康发展。”张铭说。

图片 5

二维暖烯工作人员正在制作石墨烯电热膜 摄影:黄芳芳

“如果没有当年的石墨烯热,可能石墨烯会和其他材料产业一样默默无闻地发展。相信很多人不会进入这个行业。”中关村石墨烯产业联盟秘书长周静感慨道。

一个产业持续发展有诸多因素的交融,如人才、资本、产业配套措施以及地方政府的容忍度和支持度。八年里,石墨烯经历了资本炒作、概念炒作之热,热潮之后,让人们更加清晰地认识到石墨烯产业的价值,石墨烯产业发展也更加理性。可以预见,石墨烯产业会按照产业的客观规律发展,在产业化基础较好的地方不仅不会降温,还会持续升温。

产业的“新陈代谢”

每年三四月份,樟树会掉落部分老叶。《经济》记者随石墨烯战略调研组在常州调研走进一家石墨烯工厂,满地樟树叶,旁边堆了一些物料,因为产品滞销,工厂呈停工状态。

石墨烯产业发展过程中,就像樟树的新陈代谢一样,有的企业生命力旺盛,有的则零落成尘。

“8年了,我们尝试了很多应用方向。今年我终于不焦虑了。”瞿研将第六元素定位为氧化还原石墨烯供应商。为了推进石墨烯产业化进程,它参股了7家下游公司。其中,参股最多的一家名为常州富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烯科技”),入股1500万元。富烯科技目前为全球前五的手机厂商提供石墨烯散热膜。这也曾是2018年最令瞿研焦虑的事情之一。

“该手机厂商要在全球发布这款有石墨烯散热膜的手机,但当时我们的产能跟不上。那阵子我每天熬到凌晨两三点,生怕把握不住石墨烯应用在大厂商产品上的机会。”瞿研认为只有进入世界五百强的供应商采购清单,石墨烯产业才有希望。“2019年可能是石墨烯的爆发年。石墨烯防腐涂料、石墨烯散热膜等销售额有可能让我们实现盈利。”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