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常州市技术创新网

Posted by

从电工、翻车工、装配工,一步步成长为国营企业负责人;从具有“公家”身份的企业家,脱胎为民营企业掌门人,回顾常州液压成套设备厂有限公司董事长沈立的奋斗路,几乎都与“第一”有关:在业内引进第一台珩磨机,推动常州第一家国有企业与外资企业合作,产品多次实现“中国之最”乃至“世界之最”。

自主研发液压油缸用于中国最大装机容量发电机组图片 1

日前,位于高新区的民企常州神力热喷涂技术有限公司,捧回了中国水利优质工程大禹奖,这是我国水利工程行业的最高奖项。中国水利工程协会负责人孙继昌在授牌时表示,神力公司不仅打破了国外热喷涂技术在水利设备领域的垄断,更为我国水利行业开展热喷涂技术研究发挥了“智库”作用。
据悉,在水利工程领域,每年设备的磨损和腐蚀所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一份调查表明,国内每年因磨损和腐蚀导致的机器零件替换、功能不良及损坏超千亿元。“这是应用热喷涂技术的主要原因之一。”常州神力热喷涂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沈翔告诉记者,热喷涂涂层是一种喷涂在物体表面的覆盖层,通过使用保护性涂层可解决机械磨损和腐蚀,提高机械寿命。
常州神力热喷涂技术有限公司脱胎于常州液压成套设备厂有限公司,是国家水利部定点生产企业,已成功为国内500多座大中型水电站、水库、船闸等提供了优质液压设备。然而,在长期的生产应用过程中,公司发现产品与国外先进企业存在明显差距,尤其存在使用寿命偏低、维修保养频繁等不足。
“必须开拓最先进的热喷涂技术领域。”面对该领域核心技术被国外垄断的现状,作为我区千名海外人才集聚工程第八批获得者,2011年从海外留学归来的沈翔,决定组建研发团队。她引进了一位荷兰籍的世界热喷涂领域顶级专家,并配备专业领域的海归博士进行项目攻关。历时一年多努力,一举实现突破。此后,公司不断完善热喷涂技术性能,先后应用到了液压设备,发电机组的过流面、转轮、导叶、底环。到2013年,由神力提供的发电机组设备被应用到了三峡工程。
“热喷涂技术应用到三峡发电机组,为国家减少了大量损失。”沈翔表示,原先发电机组每年需停机保养一次,每停一天,电力公司损失上网发电费300万元。应用热喷涂技术后,可以连续3年不停机。
2015年,沈翔主持编写了“热喷涂技术在水利工程中的应用”学术文章,该研究被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等多个国内大型水利设计院所运用。此外,公司还经常为各大型水利设计院提供相关技术参数等,充分彰显了民企作为研究院的“智库”作用。
民企“智库”还产生了溢出效应。上月底,巧借国家“一带一路”东风,作为中国水利工程协会推荐单位,神力公司中标了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工程项目。

“创新是生命力,要实现创新,就要勇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沈立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

“现场的人员注意啦,马上要起吊,请大家注意安全,远离吊臂!”
5月17日早上8点多,在常州液压成套设备厂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两辆大型吊车正在隆隆作业。三根16米长的液压油缸即将装上加长型运输车,运往千里之外的长江三峡溪洛渡电站。董事长沈立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这三根液压油缸将用于中国最大装机容量——80万装机容量的发电机组,主要作用是启动发电机组闸门。它们的启闭能力达1万千牛,为世界之最。”
三年前,“常州液压”接下了溪洛渡电站的液压油缸订单。当时,参与竞标的除了多家国内企业外,还有不少知名的世界级大公司。让“常州液压”最后取胜的,正是其不凡的实力。“目前,长江三峡电站、三峡地下厂房、三峡溪洛渡、三峡向家坝电站的核心部件70-80万千瓦装机接力器,全部是由我们公司提供。国内五大电力公司的重点项目,也都使用我们‘常州液压’的产品,而且从未出现过事故。”沈立介绍。
看似普通的三根液压油缸,其技术含量到底在哪?沈立说,关键就在于大。每根液压杆重68吨,外径最大处有1.4米。根据要求,16米长的液压杆内孔精度必须一丝不苟,光洁度、直线度更是有极高的要求。“万一有一根液压油缸出现问题,发电机组就必须停机,而停机一天的损失高达700万元以上。因此,总公司提出了‘零缺陷’的要求。”来自三峡总公司的一位技术人员这样说道。
承接这个世界级难度的大单后,“常州液压”立即成立了攻关小组,调集精兵强将全力攻关。在生产的关键时期,企业的技术人员24小时值班,保障产品的精度。
通过三年打造,这三根液压油缸是否达到了“零缺陷”的要求?现场的技术人员给记者说起了这样一件趣事:半个多月前,三峡总公司组织专家组来验收。在进行联调试验时,一位专家无意间把一只矿泉水瓶放在了液压油缸上。想不到,液压油缸伸缩十多米,水瓶里的水只是轻微晃动。这位专家当时非常激动,连说:“这是我验收过的最完美的产品!”
在创造世界纪录之后,“常州液压”还在向刷新纪录进军。沈立说:“由哈电集团出资750万元,100万装机的接力器正在我们企业研发。”此外,公司还引进了世界最先进的热喷涂设备,今后将致力于军工、航天、钻井平台、船舶等多个领域,以替代进口产品。

临危受命,带领亏损企业一路攀升

上世纪70年代末,沈立进入卜弋一家国营电梯厂工作,开始他艰辛的打工路。尽管只是一名最基层的工人,但沈立心中一直埋着向上攀登的种子,他时刻铭记“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凭着刻苦勤奋和灵活敏捷的商业头脑,80年代初,他被调往奔牛一家液压配件厂担任营销科长。甫一上任,他就看出工厂只能生产原料,而没有自己终端产品的弊端,积极推动转型。

1990年,沈立迎来了奋斗路上十分重要的转折点,调往位于常州的电力配件厂(后更名为常州液压成套设备厂)。当时,摆在他面前的却是仅有的30万元固定资产和负债60万元。如何成功翻越这两座“大山”,成为沈立反复思考的课题。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分析,沈立首先明确了公司的定位——围绕水利液压成套产品全力攻坚。为此,他积极利用赴国外考察的机会,研究德国、意大利等同行的先进技术。回来后,和工程师们一起钻研攻关、提升产品性能。在他的努力下,到1995年前后,公司实现扭亏为盈。

1996年,随着国家政策的逐步放开,沈立引进了一家总部位于德国的行业知名企业,由对方收购公司部分股权,成为常州第一家国有企业与外资企业合资的公司。

依托国外大公司技术优势,常州液压成套设备厂生产技术、产品性能得到了很大提升,沈立自己的专业技术能力也上了一个台阶。然而,好景不长,两年后,外方企图吞并国有企业,垄断国内市场的意图逐渐暴露。在处理好股权纠葛后,沈立毅然带着一群老工人来到了刚刚成立不久的武进高新区北区,筹建起新的常州液压成套设备厂。

常州市技术创新网。1998年6月选址建厂,9月30日,一座颇具规模的现代化厂房就已建成。“外国人能做到的,中国人同样能做到!”凭着这股信念,沈立购买了当时行业内第一台进口珩磨机。“这台机器花了近400万元,几乎拿出了厂里一半的流动资金。”虽然压力很大,但这也给企业发展带来了一片新的天地。

“二次创业”,把产品做到“世界之最”

2001年,“武进市委、市政府推动所有国企改制”,沈立回忆,改制造成了整个公司员工队伍的惶惶不安。

为了稳定人心,他召开全员大会,明确告知所有员工工资不降、奖金不降、福利不降。充足的底气源自发展业绩,当时,公司已成为国家水利部定点生产液压油缸的工厂。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